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DRRR/吉静】Towards Zero,Start at the First Page

【DRRR/吉静】Towards Zero,Start at the First Page

※2017浙江卷高考作文题(微笑中透着mmp,我该感谢羽柒同意我从全国一换成这个)
※真的猛士,敢于揽下所有的ooc
※虽然静静全程划水背后灵,但它真的是一篇吉静。折原?我说过不要问我这种问题,就是用来怼的。
※对不起,您治眼睛的费用鄙人拒不付出,一来人穷二来懒得,如有不适自行解决。
※搭配经典鬼畜BGM——《DRRR三大BGM之弹棉花》(这不对)食用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还希望不要轻易尝试,因为我是不会偿命的。)
※做好辣眼睛的准备了?那么点开吧。


————————————————————————
『Wholesale muder,highly ingenious,wholly enjoyable.』
那个人如是说。
————————————————————————

似乎是闹得人心惶惶。
……或许连〖似乎〗这个词都不需要用,竟是确凿的事实了。其证据便是仅仅临近黄昏,热闹的街道却罕见地在夜幕降临前安静下来了。
大概这种情况会持续好一阵子。名为〖折原临也〗的情报贩子坐在公园的儿童用秋千上,眼角的余光掠过三三两两行色匆匆的行人,这么想着。
那么——
『真慢呐。』
他看着空无一人的街角喃喃道。


池袋最近出现了连续杀人魔。
本该是对于这条日常与非日常、虚幻与现实交错的街道来说,连续杀人魔也不过是司空见惯的新闻、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次却似乎有些什么不一样。


很多人认为人类最坚硬的骨骼是髌骨,也就是小腿骨——人体的承重骨。其实不然,由于各种原因,髌骨反而更加脆弱。人类身上的骨骼坚硬程度各不相同,但恐怕公认的、最坚硬的部位是——颅骨。
还有比颅骨更坚硬的地方吗?
——牙齿。牙齿外部由于牙釉质的存在,因而比骨要更加坚固。


为什么要说这些无用的话呢?
这可不是没有用啊。

〖知道吗知道吗?杀人魔的事。〗
〖嗯。〗
〖诶诶诶——小田田也知道吗!那你听说了吗,关于犯人的事!〗
〖……说了不要拿那个称呼叫我!〗
青年扯下了头上的帽子拿在手里,有些恼地反驳对自己奇怪的称呼。
〖怎么了吗,我没怎么关注八卦。〗
〖诶诶诶门田先生竟然不知道吗!〗游马崎往车座的椅背上一靠,〖据说死者的牙都被打碎了耶!〗
〖牙?不是挺正常的么?打一拳……然后牙齿飞掉这样的?〗
渡草握着方向盘,头略微偏了些,回答道。
狩沢赶紧夸张地摆手: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是碎掉、碎掉哦!据说都找不到完整的一颗牙了!〗
〖碎掉?〗
〖对呀。小田田你没有听说吗?不仅牙齿、连颅骨都不成样子了!好像是第二个案子的发现人说的。〗
〖有这种事?〗
〖喔——这就应该是来自外星的某种神秘力量吧!只要能得到它、我就是超人了,yahu——〗
〖这什么跟什么啊!?〗


就是这样的。
不知为何传出了这种传言,而不切实际、虚无缥缈的信息传播速度却通常是最快的——几乎以堪比台风的速度席卷了整个池袋。
说夸张点,连小学生都在谈这件事。
高中生就自然更是如此了。
关于这个案子的各路信息,不论真假,名为〖三好吉宗〗的高中生早已在同班同学、街坊邻居等等等等或是熟识或是素昧平生的人口中得知。经过自己对于真实性与可信度的筛选和整理,也终于形成了手上这份装在文件袋里的资料。
少年正走在前往西口公园的路上。比起身边匆匆而过的行人们,脚步明显轻松许多,甚至是略有些悠闲姿态。
「嗯……」少年看着手里的资料,歪着头做出了第不知道多少次思索,最终依旧以失败告终,「临也先生到底要这个案子相关的情报做什么呢?」


——为什么折原临也会想要这份情报呢?

这还真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在他自己不说之前,便只能有如此笼统的——就如他平日里时常挂在嘴边的笼统回答一般的——解释了: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吧。〗

「临也先生。」
与平日没有什么区别的收场。
交换完情报之后便各自离去。
要是硬是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少年今天似乎藏有某种情绪,并在最后叫住了准备转身离去的青年。
『嗯?』
情报贩子闻言回头,『名侦探还有什么事吗?』
「有些事想和临也先生谈谈。」
『啊、唔……那为什么刚才不谈呢?』
看着黑发青年重新坐在了另一边的秋千上,少年抿了抿唇,双脚蹬地荡起秋千:「与情报没有什么关系。」
『哦?』
「——犯人是静雄先生的传言。」


三好敏锐地察觉到身边的情报贩子身边的空气在那么一瞬间变了,尽管是刹那间的变化,但细心还是能够察觉。
虽然之前就一直有这份怀疑,现在看来果然是……
『啊啊、那个怪物啊?怎么了吗?』
青年的称呼依旧没有改变。三好并不想去反驳〖怪物〗这个称呼。
这两个人的关系如果改善了,那还不如在新的一年给来良学园所有的学生免掉学费来得靠谱。这么做是没有意义的,他顿了顿便切入他想要说的正题——
「那是临也先生散布出去的吧?」
『……怎么会这么想呢?』
「理论上来说,刚才的问题只有〖是〗或〖否〗两个回答。不肯正面回答的话,果然是临也先生咯?」
三好突然左脚踏地,停止了晃荡,语气没有什么波澜,仿佛早已知晓一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嗯……各种各样的原因吧?』
并没有否认,却是如同敷衍一般的回答。
『既然如此,我也想问三好君一个问题啊。』
……???
三好眨了眨眼,脑内思索着所为何事而起,却又再次失败。
『三好君认为人心可读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看吧、你也在回避我的问题哦?』
说着,折原站了起来,竟在秋千架前踱起步来。


『人心就如同书一样。当然是可读的——不过前提是,你有本事翻开这本书,并且要读得懂呀。
『人心这本书是锁着的,上的锁还不止一把。人类就是这样啊,用各种各样的伪装将自己藏起来,当他们的真面目暴露之时,也难怪有人会感到震惊,因此才有了〖人心难测〗一说。
『话又说回来、即便你克服重重困难翻开了这本书又如何呢?你读得懂吗?读得越多,人反而更加容易迷失在〖别人〗里边——
『所以说啊——』


「……说这么多,临也先生也没有一句话和话题沾边呢。」
『哇、这可太令我伤心了哦名侦探?』折原止住步伐,转过身来看着三好,『怎么会没有呢?那个单细胞生物——就和白纸一样令人好懂、野兽一般的直觉、……他怎么不会是怪物呢?』
「所以说?」
『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哦?』


三好偏过头,轻轻笑了:「嗯。我知道了。」
『不愧是名侦探……』
「不过、」青年的长音拖到一半便被突兀打断,「可以的话,我希望临也先生还是不要插手静雄先生的事哦?」
『嗯?』
「陷害也好、谣言也好,都请住手好吗?」
三好托着腮帮子看着已经明显在脸上表露出惊讶的折原。
「可以的话,也希望临也先生不要到池袋去。这样会让各种各样的人困扰的吧?静雄先生要是因为你暴走你也是清楚状况的。」
实在、……
「总而言之,我希望临也先生能远离静雄先生。」


折原脸上的表情稍微收敛,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犹豫,似笑非笑地看着三好。兀地,他耸了耸肩,启唇说道:
『嗯……三好君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十分期待呢。』
「……诶?」
三好一愣。
『不不、没什么——再见啦——』
黑发青年头也不回摆手,大踏步向前走去,只留下还穿着来良校服的少年坐在秋千架上发愣。


「所以说合着根本就没听我说啊……」
少年颓废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回想着刚才的那番看似没有关系的对话。
总不能把〖他即是我撰写的书卷,便是我未书的章节〗这种话说出来吧……
他这么想着。


脚步在街角停下,情报贩子在阴影中回头,轻声嗤笑。
『呀咧呀咧……』
不如说、这本书最后会书写出什么样的结局,我很期待啊……

END.
————————————————————————
临:对我不服我不服我很不服,请问这篇文章体现了题目吗?没有!还有我乱嘴炮!这种没水平的嘴炮我都不屑讲好么!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我对你已经不错了。】

评论
热度 ( 3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