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纪德相关废稿

就……
捞一捞吧让自己还记得……
@山见鹿 ☜鹿她真的把纪德的吧唧给我了嘤嘤嘤我爱死这个老阿姨(划掉)小仙女了
……考前顶风作案码字
对不起我不爱学习

「在下并不觉得——」
芥川眯起眼睛,透过狙击镜清晰地看见了安德烈脸上的伤疤,还有,要害。
「——并不觉得你有放弃抵抗的资格。」
雪原上突然挂起的劲风卷带起漫天的雪屑,这种鬼天气,……不适合狙击,不适合。视野太差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单单靠光学狙击镜是无法做到精准狙击的。
那个男人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呢?
芥川这么思考着,扣在扳机上的食指稍微松了松。他无端地想起了前些日子那些意有所指的话。
那个人是早就发现了吧……
只不过,将自己误认为是侦察兵而已。
芥川叹了口气。
亏得这雪原之上天气恶劣,不然他倒是能一枪来个痛快。总比被诬陷为叛徒,身着单衣绑在这风雪之中受着拷问要好。
——但雪原之上的天气,绝不是一句话便能断死的。
骤起的疾风在芥川愣神的瞬间停止,连日来隐于云后的太阳也终于现身,使得视野迅速明亮起来。
「……糟……!」
芥川猛地意识到危机。太阳出来,光学狙击镜就极其容易因反光而暴露位置。或者不如说……按这个角度计算他已经暴露了,毫无保留地暴露与敌人的视野之中!
——虽然说那所谓『敌人』,就仅仅只是安德烈一人而已。只有接受审讯的他,是面朝芥川所在的方位的。
芥川扣下了扳机。
出于不知为何的原因,他竟未立刻收起枪,而是透过狙击镜接着看敌军营地的情况。

芥川后来回忆起,觉得那大概是世上最凝重的笑容。

安德烈笑了。
自察觉到那道光开始,一寸一寸地抬起头,缓而又缓地勾起嘴角,始终目视着芥川所在的方向。
子弹已至。
在身躯轰然倒下之前,嘴角扭成词语——
『Merci』。

「……在下,也并不认为这是值得道谢之事。」
如此喃喃,芥川收起了枪,回到了岩洞里。思绪纷乱,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想是否会被搜捕之类的事。
——现如今看来,是真的不会了。

『毕竟想要身为名将的安德烈·纪德死的大有人在,反正是他们国内自己的事,你倒也捡了便宜,芥川君。』太宰治事后如此评价道。

——……啊,对啊。远离那勾心斗角便是解脱吧。

——芥纪cb《雪与极光》

……嘘,请不要告诉海洋。
我写完了但是一直不满意所以一直没有发……
内心mmp
总之、总之……我爱死鹿了,我爱死纪德了
……翻了翻还有陀纪。emmmm这个稍微拿不出手我拒绝了啊。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