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牢骚,请绕道

碰上点儿事,是很气了。
那么很气就刚好睡不着,不如把之前被拜托的这个写完。
简单来说就是我个人对圣女贞德以及教会和法国当局的看法。
仅仅是个人看法而已,请别打我,我认为我在气头上才能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贞德的事我就不赘述了,百科电影书籍各种资料爱怎么找怎么都有。
那么,我对所有事的看法就是——为信仰殉道的少女,以及被当做阳谋的道具,成为永恒的旗帜的少女。
我不否认贞德的事实成就,但那仅仅是事实而已。还有一个更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她的指挥方式毫无章法,莽撞而缺少熟虑。
你问我为什么不说战斗方式?啊你真的以为她有战斗力的吗?
在这种情况下所取得的胜利就是偶然,甚至可以毫不避讳地说是侥幸。那么相对而言贞德的被俘就是必然了吧。
那么有必要再提另一个问题了。贞德对天主教义的理解再怎么深刻她也只是个牧羊女,还是个不会读空气的牧羊女。
当时的情况,查理七世根本就是不想打了,好不容易加个冕咱能歇歇吗?贞德说,不行啊我们要一直打到巴黎解放全法国!
所以你觉得为什么查理他一点都不想赎回你啊?
啊贞德到此为止。我赞颂她对信仰的坚定也佩服她的殉道,但是……朋友,她只是个牧羊女OK?你不觉得「圣女」的称号值得商榷吗?
我并非指她不够格,相反,我认为她完全称得上这个名号。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在贞德死后那么多年才得到平反,而法王室在贞德刚死的时候连个声都不吱你们想过吗?
我喜欢以恶意揣测这个世界,没什么。
而且一切都能解释得通。
法王室不过是拿贞德做了一个象征——来鼓舞别人继续为这样的当局效力,仅此而已。
至于教会在整场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实在是难说,它似乎受制于各个当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看不透。
最后一个问题——我不认为贞德有上战场的必要,那是什么逼得她不得不上了战场?这一想很简单嘛。
综上所述,贞德是拯救了法国的英雄圣女,她本人当得起这个称号,但她也是没有受过任何系统教育的牧羊女。必须看到她是被无作为的当局逼得上了战场的,也是被这样的当局当做符号利用了的(或者说无能更准确吧,查理七世在贞德出现前确实有积极采取措施,但是都不奏效)。那个迟来的圣女称号我认为是对死者的侮辱,而非追正平反。

评论
热度 ( 5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