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FZ/双王】Pretenders(二)

※今天依旧放飞自我
※成绩出来了,我需要肝文发泄情绪【bushi



“关于这个部落的基本情况,你都知道了吧?”
龙问道,旅人点了点头,“嗯,差不多吧,也就知道了他们的阶级构成和生活习俗而已。”
“啧,”龙嗤笑道,“你这杂种看史书还是蛮认真的嘛。”
“我是史学专业的,还有……”
旅人撇了撇嘴。
“杂种”什么的……还真是令人不舒服的称呼,而由这条龙说出来却似乎一点也不违和,还有几分理所当然——
这样的龙自然是有资格称呼人类为“杂种”的吧:在没有见到之前,旅人无法想象龙会是这样一种美丽的生物啊,每一片的鳞甲都透着高贵;并且龙确实如传说记载,的的确确是强大得人类无法也不敢比拟,破坏力必定大得无法估量……
“对‘杂种'感到不满么?”
龙突然偏了偏头问。
旅人为龙在强大的同时又极其敏锐而感叹,旋即点了点头。
龙咂了咂嘴:“啧,你们人类的反应还都是一个样。”

——像阿尔托利亚这样毫无芥蒂地接受了这个几乎算得上贬低的词汇的,又会有几个呢?
龙突然想道。
人类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指的好像是身居高位的人需要心胸宽广。
——阿尔托利亚,她啊,可是部落众人最尊重的大祭司啊……





“我叫吉尔伽美什。”
——名为吉尔伽美什的龙遇见名为阿尔托利亚的祭司的那一刻,悲剧就早已注定。
可惜,那时谁也没有意识到。





阿尔托利亚是部落的大祭司——她是前任大祭司收养的,前部落首领的孩子。
女性不能当首领,这一支算是绝了后,阿尔托利亚母亲也死得早,等于说完全成了孤儿,全部落拥立起来的大祭司梅林就收养了她,教她学习文化和魔术。
阿尔托利亚算是聪明得可怕了,几乎能对看过的书过目不忘,学什么都特别快。
但是梅林经常看到阿尔托利亚在望着天空发呆。
他知道,阿尔托利亚太聪明了。一蹴而就的聪颖让她成了可望不可即,空中的亭台楼阁。没有同龄人理解她,没有年长者愿意与她谈话——所有人都只是……尊敬她。没人可以交流,阿尔托利亚心底的孤独,梅林看得一清二楚。
他认为,阿尔托利亚是不适合继承他成为大祭司的。
她不该负担起这样的责任,每日受到的只有尊敬,没有能平等谈话的人,迟早会崩溃的。
可惜,他还没留下这样的遗言,就因为击退了远道而来觊觎他们部族领地的另一部落,对方首领——一位魔女——的诅咒而饱受折磨,然后死去。①
阿尔托利亚成了大祭司。
她那年14岁。
孤独好似空洞,吞噬着阿尔托利亚,她看着天空发呆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你在看什么?你看到了什么?】

【你可曾有过追寻之物?】

她希望的,大概只是能好好交流的人而已。她受够了毕恭毕敬。

16岁那年,阿尔托利亚遇见了吉尔伽美什。


作为大祭司,阿尔托利亚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维护这片丛林。部落信仰中,丛林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他们的生活都在丛林边缘展开,禁止开垦、打猎之类的活动,都会向丛林之神祈祷。
这当然是由大祭司来完成。
部落认为,只有受人尊敬的祭司阶层,才有和丛林之神交流的资格。
大祭司还有别的工作,比如说对丛林生态进行保护,比如说用魔法护住这片他们赖以生存、受其庇佑的丛林不受外族侵犯破坏。
阿尔托利亚那天例行半月一次的丛林维护——一人深入丛林深处。

其实阿尔托利亚挺喜欢这项工作的,丛林的生物,不论动物或植物,都是她忠实的听众,聆听着她的倾诉,感受着她的孤独。
但这天,阿尔托利亚发现了不对劲。
——越靠近丛林深处,她越感受到四周一片狼藉,树木有烧焦的痕迹,泥土也是。往常聚集在此的动物们,也不见踪影。
一片死气。
她加快了脚步,在到达丛林中央的时候,却刹了下来,惊讶地捂住了嘴,阻止自己失声尖叫。


——一条龙。
——一条重伤的龙。
斑斑驳驳的血迹,失去光泽的金鳞,龙几乎奄奄一息,血色的眸子半眯缝着看着阿尔托利亚。


——“喂,杂种,你看够了没有?”

①:梅林的结局那什么……是参考被薇薇安囚禁的那个版本,不过这个更惨一点,直接挂了×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