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FZ/双王】Pretenders(三)

※大半夜不睡觉搞什么……
※放飞自我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看起来哪里都有语病
※嗯希望你们看到最后不要揍我
※没完啊没完,那不是最后啊!




那是吉尔伽美什和阿尔托利亚认识的场景。
吉尔伽美什还是第一次见到看见他不是尖叫着逃跑,或者见他受伤而上前出气似的补两刀的人类——那样的阿尔托利亚真的能被称为人类吗?千年后吉尔伽美什想起,仍没有确定的答案。
其实具体的情形,他早已记不清,朦胧中忆起的只有那双关切的碧眸。



【就如同洪水一般。淹没城镇的洪水褪去之后,人们仍然记得洪水曾经来过,但洪水来得多快、侵袭的范围、淹没的深度,都会随着记忆久远而逐渐淡忘。】


【那是不可违逆的规律。】



吉尔伽美什有时会庆幸自己千年后竟然仍能将阿尔托利亚的面貌清晰记起。
——想记不起都难吧?
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是吉尔伽美什千年来的祈盼,也是吉尔伽美什千年来的梦魇啊。
——梦境中描画,清醒时泪下。



“然后呢?”
旅人把手伸到火堆边好让自己更暖和一些,吉尔伽美什突然停了下来陷入回忆,他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出声打断了他。
“……然后啊……那个笨蛋想要救我啊。”
吉尔伽美什苦笑,语气充满讽刺,而眼底却溢满了温柔。



——千年之前,想要救助重伤的恶龙的,大祭司。



“这个部落其实是将龙视为不祥之物的,可那个笨蛋女人的第一想法竟然是我还有没有救。”


「喂,你……没事吧?」


这之后有一次吉尔伽美什问起,阿尔托利亚只是笑了笑说:


「——我不能放着一条生命不管啊。」



阿尔托利亚,身为大祭司,竟然像被部落视为不祥之物的恶龙伸出了援手。
龙并不是偶然出现在森林里的。他本来住在另一个部落附近的山丘上,远离人类生活,但是他一向平静的生活在某一天被打破了——
部落在这一年因为大旱而颗粒无收,巫婆们认为是因为附近住着龙。于是,部落里的青壮都被派去屠龙。
龙向来对人类十分不屑:弱小,又自以为是。他所求不过与人类和平共处相安无事,所幸人类也不会没事找事来找龙的麻烦——这实力上就不对等。
但龙低估人类了。


【人类可是能为了自身利益而不计伤亡的生物啊。】


正是由于实力上的不对等,龙打一开始就没有把那些部落的勇士放在眼里。这也就导致了他的重伤——部落里的巫婆们,竟然持有对付龙的法器,并且精通杀龙魔术。
名为吉尔伽美什的龙,被自己最为看不起的人类重伤,逃进了密林深处。
丛林有历代大祭司维持着的结界,那边的人类过不来。
但巫婆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将龙赶走。



龙看见祭司的一瞬间是惊异的,他听说过这个部落的概况,能到达密林深处的,必定是大祭司。
这个部落视龙为不详。
——这下糟糕了。
吉尔伽美什一贯的高傲竟在瞬间崩溃,生存的压力令他开始心悸。
对方只是呆愣地看着他,吉尔伽美什不知道她是吓傻了还是怎么样,开口道:


「喂,杂种,你看够了没有?」


吉尔伽美什以为对方会给他来个痛快。
这个部落和那边可不是一个级别的,更何况他还没恢复到全盛状态——说什么恢复……简直不太可能。
谁知道对方犹豫了一会儿,向前挪了几步,将几缕散乱的金发别在耳后,轻轻开口:


「喂,你……没事吧?」


这次愣住的倒是吉尔伽美什了。
……这真的是部落的大祭司吗?
见他不回答,对方又上前几步,碧色的眸子里透着关切:「失礼。」
她开始检查他的伤势。
吉尔伽美什有点不知所措,躲也不是,攻击也不行。


不行。


【这超出了他对人类的认知。】



沉默半晌,旅人开口问道:“你当时什么心情?”
“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吉尔伽美什突然耸了耸肩,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当时第一反应大概是‘这个家伙肯定是个白痴吧!',这样的。”
“……她救了你?”
“嗯,帮我治好了伤,还让我留在丛林里。”
“她真是个好人啊。”
“嗯。”
吉尔伽美什心中五味陈杂。
阿尔托利亚当然是好人。
有时候……


他希望她不是好人。


“然后呢?”
“……然后……”


然后呢?


然后龙爱上了祭司。


祭司因龙而死。



——龙杀了祭司。


※啊这到底都什么鬼……
※中间有一段看着眼熟吗……化用自绫辻行人老师的《替身Another》【摊手;挺合适的就没有自己再想例子了(其实就是懒)
※啊开心就好
评论
热度 ( 15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