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除夕贺文预告】<陀思相关>余烬

一如既往作死的文风啊

先放一段


!:请注意本文无CP,可能会有点你们认为是CP向的东西,但是我……不认为那是

——根本只是同类的惺惺相惜吧×


 『人何其不幸,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幸福的。』——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

『生活于愿望之中而没有希望,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但丁·阿列基耶里

--------------------------------------------
但丁觉得,没有什么比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相处更难了。
是的,他很肯定。
比如说现在——


陀思妥耶夫斯基紫罗兰色的双眸一刻也没离开过屏幕,手指时不时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与火炉内柴薪燃烧的噼啪声共同构成了背景音。
……老实说但丁坐在这里显得有点突兀。
……不,可能不是有点儿。
但丁尴尬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西伯利亚的冬天,很冷。

但丁上次来是秋天,而秋天还没有结束他就离开了,并没有见识过亚洲高压统治下的雪原的隆冬。
这次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邀请来到这里,才领会到什么叫做西伯利亚——
寒风凛冽,呼啸着卷起雪沫,如银华滔天,掠过眼前。所见之处,无非白色。这白色又非纯白,干冷的陆风带走了积雪中的水分,使它们略显灰黯,干裂粉碎,最终,成片厚实的积雪,成了雪的“沙丘”。堆积着的雪沙,任由疾风将自己卷上天空,不知也不管自己将要去往何方。
——这就是西伯利亚啊。
——这就是西伯利亚的冬天啊。
——这就是造就了但丁眼前的青年的环境啊。


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这句话还真是不会错的。

这样极端的天气,造就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极端的性格。他生性如同这雪原,白,却显得灰。他作风也如同这雪原之上的劲风,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这让在亚平宁半岛土生土长的但丁和他相处时经常遭遇尴尬。

如果外人看来,这是一副什么景象呢?
——『飨宴』前首领和『死屋之鼠』创始人兼现任首领坐在一起面面相觑……?
哦,或许不该说面面相觑。
陀思妥耶夫斯基连头都没怎么抬起来过,就直接把他这么晾在了旁边。

搞什么……但丁简直想把咖啡杯一把掼在这个打算和电脑“相依为命”的家伙的脸上。找他来又什么都不说把他放置play是几个意思啦?



————未完待续————

————正文将于零点之后放出————

————此篇有前文————

前文请戳:http://mouyuanwenkeyishenghei.lofter.com/post/1e9be53f_d81dd4e






评论
热度 ( 5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