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文豪野犬/森爱】朽木亦可雕

帷幕落下,剧团的工作人员开始清台。舞台中央的少女人偶僵立在舞台中央,用蓝色玻璃珠镶嵌而成的眼睛空洞无神地望着天花板,无人问津。

—— もし、心臓を隠して——

—— 朽木は彫刻することができる——

「林太郎……」
一具球形关节人偶晃晃悠悠迈着不稳的脚步在房间里行走的画面,若是有个正常人此刻拉开房门,想必会受到极大的惊吓。
少女人偶艰难向前,走向把玩着西洋棋子的人偶师,口中音节断断续续,但意思却清晰明了。
「林太郎……上次的……故事,还没有说完……」


人偶师名叫森鸥外。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正如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他混迹于各个剧团,没有固定的演出场合和时间,逮到哪个剧团顺眼就帮他们演上几天,也仅仅是收取票价一点小小的提成。
可这位人偶师奇怪的地方并不止如此。他最奇怪的一点,便是他身边仅有一具人偶,一具球形关节人偶;他所演出的节目也常年只有一个——由那被他唤作『爱丽丝』的人偶出演的人偶独舞剧,《舞女》。
按理说,应该是演过几次便会过气的剧目,却在森鸥外手里长盛不衰,也着实令人惊异。

……大约是那人偶,酷似真人的缘故吧。
而森鸥外待过的所有剧团,对『她』都不敢恭维。


[人偶是空洞的。]

[连接此世与彼世的空洞。]

[会吸走人的生气。]


「林太郎……说好的……讲故事的……」
爱丽丝眨了眨玻璃珠做成的眼睛,用小手扯了扯森鸥外的袖子。森鸥外则放下了手里拿着的『王』的棋子,一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扣击着棋盘,一手伸出,将爱丽丝的金发捋顺。
「爱丽丝酱,还会唱那首歌吗?」


传言说,演出后的夜晚,森鸥外的房间中会有歌声传出。
少女的歌声,清澈而空灵,袅袅不绝于耳,却令人毛骨悚然。
不是没有剧团有少女歌者,可是不可能会在森鸥外那个古怪的人那里,更不可能会那古老东方的童谣。

『——籠目,籠目——』

『——かごの中の鳥は——』

『——いついつ出やる——』


「呐呐,林太郎,我唱完了哦?可以讲故事……了吧?」
森鸥外笑着点点头,将爱丽丝揽到怀中坐下。
「上次我们讲到哪儿了?」
「人偶师……砍下了藏着他心脏的……接骨木……」
「啊……」


人偶师用这木材,做出了令他最满意的人偶。
他带着人偶四处演出,在观众的喝彩声中,通灵的木材做成的人偶渐渐有了生气,变得越来越像人,学会了行动、学会了语言、学会了歌唱……

——但人偶终究是人偶啊。

人偶不会变成……人。


「后来呢?」

「该睡觉了哦,爱丽丝酱?我们下次再说吧?」



『——夜明けの晚に——』

『——鶴之亀之すべつた——』

『——後の正面誰れ——』


没有心脏的人偶师,和有心脏的人偶。
会一直走下去。
哼唱着那古老东方的童谣。
永远走下去。
直到时间尽头。


————END————
灵感来自凯尔特神话体系中接骨木的地位……纯粹瞎扯。
感觉自己写了啥?不懂×
唯一一篇森爱,嘛各自避雷吧我知道有人不吃
跑去HP官网特地问接骨木啥的我大概也是没谁了
开心就好2333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