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文豪野犬/陀莎】RESET(重置)

※这不是文,算是个预告

在动笔写这篇文之前,我想先说说可能会涉及的东西,以避免到时候,又很多人一脸懵逼问我,这些都是些什么鬼。
占tag致歉了。

1、暴雪山庄/无人生还模式
这是推理小说中的一种模式,即为,人物由于某种特定的原因被困于特定的场所而发生特定的案件。此模式的必要因素有六点: 完全的孤岛/密室、连续杀人、童谣或比拟杀人、意外逆转、合理动机。此六缺一不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无人生还》,算是这种模式的巅峰之作,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少目前我还没有看到与之媲美的,不过这只是我个人观点。这种模式的缺陷就是容易入俗套,不过我还是想挑战挑战。(哦你可闭嘴吧你之前那篇原创是不是见不得人?)


2、密道存在与否
这是本格推理中很常见的套路,实际存在的密道,与不存在的密道。实际存在的密道意思是密道本来就在那里,也就是建筑内部腾出了空间给它,又要使它在外部上看不出来,于是就有两种鉴别方式:一种比较简单粗暴也比较实用,就是敲墙壁听听是不是有空腔;另一种对专业的技术要求比较高,即对外部和内部进行数据测定,看是否有偏差。至于不存在的密道,则是需要机关去开启的密道,平时就是墙壁,并没有预留空间,所以上述两种方法是鉴别不出来的。……嘛话说回来这也只有在某一特定场所下才可能啦密道这种东西……


3、尸体痉挛
这是个法医学术语,尸体痉挛是一种肌肉僵硬现象,指人死后没有经过肌肉松弛而在临死时的瞬间肌肉立即强硬收缩,并迅速形成尸僵,将肢体固定在临死时的姿势。
一般情况下的尸体痉挛都是局部的,就比如溺死的人死前会死死抓住漂浮物,而造成双手鹰爪状的局部尸体痉挛。然而也有全身的尸体痉挛,这个主要视死者死前状态而定。也就是说,尸体痉挛的状态,是推定死者生前最后状态的重要依据,因为这种尸体现象不像尸斑、尸僵,无法由他人伪装。


4、巩膜黑斑
这还是个法医学术语,俗称「死不瞑目」(bushi)。无视前面那句啊我开玩笑的×咳咳,认真点。巩膜黑斑指的是尸体的眼睛睁开死亡的场合中,组织由于蒸发脱水,巩膜因此干燥变薄,底下的黑色素随之透出,就有黑色斑点出现在眼球结合膜上,形状大致有三角、卵圆、圆形几种。这种尸体现象比较少见,毕竟不是所有尸体都是睁着眼睛的。我国传统文化中所谓「死不瞑目」,大概指的就是这种尸体现象吧,眼睛不能合上,并且眼球附近出现黑色斑点。


5、巴比妥安类安眠药的副作用及致死机理
……小标题很高大上是不是?滚,我其实不懂的×咳咳认真说话。根据《药理学》(人民卫生出版社,第五版),安眠药这种东西可谓「是药三分毒」,它真正在起效的部分也是它最致命的成分。关键就是「量」一个字。致死机理,我通俗点解释,就是安眠药对于呼吸系统的肌肉有着麻醉作用,我们服用安眠药的时候,呼吸就会变慢,食用过量肌肉无法发力,自然无法呼吸,也就死亡了。(所以吞安眠药自杀其实很痛苦,明明知道自己缺氧了,努力去呼吸,但是什么都做不到。)巴比妥类应该算是第一代镇静催眠药,按照我的设定符合背景。(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磺胺类,有些不太好的回忆吧。)


6、然后……就没然后了(被打飞×)


————剧情预告————
……
「女爵大人就真的不怀疑吗?关于我们被困之事?」
「阁下是觉得菲茨杰拉德先生有意刁难?」克里斯蒂皱眉道,低头思索着。
「若是如此便好办不是么?」
……
「第几个了?」
「第二个。」陀思妥耶夫斯基垂眼看着倒地的女人,又仔细观察了尸体旁的状况,「『 The queen was in the parlor,eating bread and honey.』吗……」
克里斯蒂摇头,「可怜的姑娘……那么也就是说——还剩下一个可怜的将死之人是么?」
「『 The maid was in the garden,hanging out the clothes;When down came a blackbird,and snapped off her nose.』」
陀思妥耶夫斯基喃喃念出了杀人童谣的最后一段。
二十四只黑画眉,到底那只才是……?
……
Sing A Song of Sixpence
唱一首六便士之歌,
A pocket full of rye;
口袋里装满黑麦;
Four-and-twenty blackbirds
二十四只黑画眉,
Baked in a pie!
放进派里烤!
When the pie was opened
当派被撕开,
The birds began to sing;
画眉开始唱歌;
Was not that a dainty dish
这不是放在国王面前的
To set before the king?
一顿可口美餐吗?
The king was in his counting-house,
当国王在帐房里,
Counting out his money;
数着他的钱;
The queen was in the parlor,
王后在客厅里,
Eating bread and honey.
吃着蜂蜜面包。
The maid was in the garden,
女仆在花园里,
Hanging out the clothes;
把衣服晾出去;
When down came a blackbird
一只黑画眉飞了过来,
And snapped off her nose.
啄走了她的鼻子。
……
——————————————————
我大概……会写很久就是了×愿意等的各位就码着吧×
最后,再次对占tag深表歉意。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