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文豪野犬/陀莎】RESET(重置)

……默默填坑
有生之年系列,大概
啊真想躺尸


[3]
这种情况下,首先要弄清楚的就是,他们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一个严重的问题迫在眉睫——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英语。
……实在是不敢恭维。
如果他现在的身份是个英国人,这么重的口音可不能蒙混过关。
陀思妥耶夫斯基对此很伤脑筋,毕竟,这种东西可不是能随便练好的。俄国人、德国人和法国人说英语都有各自的口音,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
「……那还真是棘手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无奈地扶着额头。如果是别的事,他还能想办法,但是这他可是真的没办法了。


克里斯蒂想了想,道:「大概是无妨的,如果阁下指的是口音的话;」她看了看窗外阴下来的天皱了皱眉头,「倘若您会因为口音而出局,那组合的计策可未免太没水平了。我想故事中的人物肯定会适应我们,我们现在要知道的就是……」
她突然停了下来,揉了揉太阳穴,脸上的表情略微扭曲。
陀思妥耶夫斯基疑惑地看了看她,紧接着也做了相同的动作和表情。


——人物的相关信息涌进了脑海。


陀思妥耶夫斯基,现在对应的人是雷·维克多医生。在伦敦哈里街一家私人诊所工作,今年39岁,未婚。是被人邀请去苏格兰一处荒废的古堡去考察的。
克里斯蒂,现在对应的是威尔米娜·彭斯小姐,现年36岁,未婚。是被熟人邀请去那古堡做客的。

不错,这二人的目的地相同。并且——
这一整列车厢中,包括他们俩在内的二十五个人,目的地都相同。
——老烟城。


「…Now what we must…」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到一半,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克里斯蒂。
……他的发音现在是标准的了??
「看来我们得进入角色了。」克里斯蒂解释道,「您现在是维克多医生,我——威尔米娜·彭斯——所认识的一位医生。是时候回到包厢里去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点了点头。

「打扰,能给我看看您二位的票吗?」
兀地,身后浓重的苏格兰口音夹杂着鼻音传来,乘务员来查票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亮出了自己的票,想了想后问道:「先生,您知道这趟列车还有多久到吗?」
「没那么快——没那么快,先生。」乘务员看了看,又转身去检查克里斯蒂的票,随后理了理他已经歪掉的制服,「这趟列车不出意外要晚上才能到呢,先生。您在包间里好好休息吧,没有这么快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克里斯蒂对视一眼,确定了想法——
看来这次小说的舞台,应该就是那座荒废的古堡吧。




这篇我还是延续了之前写推理的风格走的本格路线,所以……可能会有点(大概不是一点)枯燥难受。
……我开心就好,放飞自我.jpg。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