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DRRR/青独】幽

食用说明:
※SH无关,时间线超迷,私设捏他十分多
※乱来短打主意,文风诡异注意
※看不懂不怪你,怪我的神逻辑
※毕竟我可是个,日常被槽看不懂的北极圈假正经写手
※一口毒粮注意了,非战斗人员请立刻撤离


黑沼青叶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一点,恐怕就算是蓝色平方中熟知他的成员也无法回答。他们只能给出忠告:危险,危险至极。
明明就有着一张女孩一般的娃娃脸,时常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却可以面不改色,极尽残忍之能事,手段毒辣,防不胜防。
你真的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十分无害的少年会不会在微笑之时突然就抄起匕首给你来上那么一刀。
和这样的人在一块儿,必须处处提防。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被他的外表给骗了的。
毕竟,将身边一切利用到极点便丢弃,这种事情不是随便哪个人的干得出来的,不是么?
听起来很不近人情,但确是如此的。
青叶其人,对此习以为常。
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丢弃又有什么关系。


『对于鲛而言,越是深海越能如鱼得水。你们听过这个说法吗?』

如果要以动物作比,黑沼青叶就是鲨鱼。就如同他自己所声称的那般。
什么是鲨鱼呢?
有一丝血腥味就不会放过,只要咬住猎物就不会放开——直到利齿将其撕碎方止。
对于异于常理的东西的敏感度,造就了黑沼青叶这条『鲨鱼』。
然而说『他是鲨鱼』,还不如说『他的内心是鲨鱼』。因为毕竟这个人的外表,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内在到底有多危险。在他面前露出破绽的话可就麻烦了——『鲨鱼闻到血腥味了。』


然而,鲨鱼搁浅了。
广阔的海洋给了鲨鱼生存的空间,一旦失去,嗅觉和利齿便形同无用之物。
——
越是深海,越能如鱼得水。
既然不存在深海,那就去创造。

娃娃脸的少年笑了,面上无害,眼底冰冷。
那么,哪里是那片深海呢?
少年做过两个考量,要么融入黄巾贼,要么,隐于黑暗。若是选择,他倾向于后者。黄巾贼再怎么说,亦和蓝色平方一般显眼,难说不会再次搁浅。
于是开始了。
蓝色平方残党对黄巾贼的取代。青叶他当然不傻,不会自己抛头露面。不如说在他本来还是名义上的首领的时候就习惯性地做一个甩手掌柜——一切事务交与他人,自己在背后观察操纵。曾经,他利用了自己的兄长;感谢如此,他这次的新棋子,也是泉井兰给提供的,一个叫法螺田的混混。
「真的是,明明就不算个东西还想搞出什么事情来。」少年那张娃娃脸上的笑容就好像事不关己一般放肆,对着同伴们这样说道,「真是贪心啊。」
——真是贪心啊,明明好不容易才逃脱了警方不是么?现在又想来挑起事端,真是不自量力。
虽说,这和他的随口教唆也有极大的关系,但是连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的棋子……
少年的眼中泛着危险的光。
就算如此这般不去回收也没有关系的吧?


黑沼青叶,蓝色平方的创始人,实质上的首领,一个疯子。
他会做的事情,在别人眼里是绝对的疯狂。
在他自己看来也是。
曾经有某个早已经不在蓝色平方的成员说,青叶这家伙办事就有如神助,真是嫉妒的要死。
……那家伙,是笨蛋吧?
无可救药的笨蛋呢。
青叶他是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有如神助』是什么笑话,真是说出来让人笑掉大牙。青叶聪明不假、危险不假,但是,他那看似无所不能的强大也不过是假象。他的一切成就都来自于殚精竭虑,看到成果的瞬间也只会勾勾嘴角,稍稍放松小憩,随后又疲于算计。

为什么说是疯子?
敢和新宿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为敌的人不少,公开宣战的,恐怕也只有『池袋最强』平和岛静雄,还有这个叫黑沼青叶,看起来甚至连脸都还没有长开的小鬼。
「……啧,那个小鬼。」提起这个人,我们似乎无敌的、将人类玩转在自己手心的情报贩子先生就会抬手去揉眉心,随后叹口气缄默无言。
所谓的『同类排斥意识』?其实不是吧,只是他们互相都觉得,对方不好对付而已。谁会愿意被和自己极度厌恶的家伙归为一类呢?当然是表现出难以理解的怒意了。

青叶能有这等资本令情报贩子先生头疼的原因呢?
因为他是疯子啊。
不要命的疯狂,玩命的疯子。
不动则已,一旦行动,便赌上手中的一切一搏——不给自己留一丝一毫的退路——他当然很少做这种事情。安然不动隔岸观火才是他习惯干的事情。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精明、这样的疯狂,这条『鲨鱼』也会失算。
没错。

「……DOLLARS?」
少年好看的眉头皱起,将听到的这个词重复了一遍。
——那可真是始料未及。不过……
不过,有何不可呢?
困惑迷茫的神情消失了,青叶的嘴角重新勾起浅笑,眼中含着危险,愈发深邃,似是捕捉到了新的猎物的方位的鲨鱼。
那倒是个……能变成深海的地方呢。

而且……
为了成功,恐怕有必要伪装一下海豚。

少年的指尖轻扣着废弃仓库遗留下的机床的金属裸露部分,发出规律的轻响。透过蓝色的碎玻璃片,眯缝起眼睛看着顶部破洞中撒下的一束和煦阳光。
所见皆青。
少年大笑,透着一丝久违的疯狂。
这次要赌上一切了啊。
——和我一起堕落吧,这个世界。
一起……
往更深的海底去……





后记: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我就是又爬墙回来的诺基。
还是当年的那个坑王。
那什么,瞎写的短打,简直放飞自我到一种境地;在狗圈待久了,文风也和之前的黑暗系不太一样了(……你们看看我,看着我,我真的还是不会发糖的,谁来救救我!),希望各位还能习惯。
我青叶痴汉属性还是没变啊,笑死。明明顶着新罗皮内心却是个青叶痴汉来着。……鲛系比较合我意么?
还是和之前一样雷补色组。真·雷。
还是爱产毒粮,萌冷cp,除了补色没有什么邪教是我写不出来的。总之……这次回来我发现我认识的人基本都退圈了。既然没人认识我了那只好重来了。也好,黑历史没人知道(喂你!)
临也一句话酱油×
关于青叶,我只是觉得他真的有点,怎么说,病态的疯狂。这种情况也不能说天生啦,大概是环境给逼出来的。我该怎么说,就我个人看来他去接触帝人完全就是赌博,拿自己,还有蓝色平方去赌。赌上一切,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大有破釜沉舟之势。虽然最后算失败了一半,但是我还是觉得,在人类之中,青叶真的是很棒的一个人物。大概因为我也差不多是个疯子从来不给自己留退路,输得很惨稀里哗啦骂完一顿接着有病不吃药。起码黑沼青叶是以人类自身,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极度强大——但是反而在某一方面会极度脆弱,比如被人关心会不知所措之类的。
……好了日常吹青(1/n)。
我青叶超级棒是不是!
(……话说你个家伙不要紧吗你的后记快要比正文都长了吧……)
评论
热度 ( 12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