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随手乱写

当我在写作的时候我该做什么

文by诺基

※水仙注意。最近不也是很流行这个梗嘛……我就写写看???老实说是受了,某·人,的怂恿。嗯。
※算是骂了自己。算是敲醒自己。算是对自己今后的要求。



叔丁基锂:
展信安。
我是诺基。
啊,不要说你不认识我。因为我就是你。很奇怪吧换了个这么奇怪的圈名是不是?嗯,在我看来,你才奇怪呢。
你真的好奇怪呐,拿着有机超强碱来当自己的圈名。是是是,你现在一定是一副急切想要说什么的样子。说错了是不可能的,我就是你嘛,嘻嘻。别怀疑哦,我现在,现在的你,依旧是个受竞赛荼毒的家伙。超毒的,表情包都是岩沙海葵毒素啊,最密立方堆积啊之类的东西。
我为什么说你奇怪呢?我也没必要说自己奇怪,对吧?
但是啊,但是啊,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就是觉得自己好奇怪哦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你,因为我,都是文手。
是,我现在还在写文。写着同人。很不可思议吧,明明是华文推理大赛拿过不算差的成绩,怎么现在会半退推理圈,只是写些叙事不像叙事,议论不像议论的同人文,还经常三观不正(←据说的)。
我这么说吧,我不喜欢你。
自己否定、自己讨厌着自己的过去,是你最为不齿的事情。但这就是我——现在的你。
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那真是太好了。希望你早一点认识到自己有多么不足,希望你在自大狂妄的路上少走些路。
听我说说吧,写作者应该怎么做,或者说,我到底为什么讨厌你。
其一,能用简单句不用复合句,把握好口头语和书面语之间的度,取一平衡。你知道吗?半文半白或者全文言的作品,别人看着就烦。那不能显示你有多棒,只能告诉别人,啊,这个作者是个爱卖弄的傻子。复合句太多,读者还要去理清楚语序,这样于阅读不便,很容易导致别人又产生,啊这人智障吧,的想法。适当运用可以加分,但运用过度那可打住了。
其二,能在口头语或书面语中找到的词语,坚决不用术语、专有名词、外来词汇;倘若要用,打个注脚。这就是你的大毛病了,看看你的圈名。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九行星的悲歌》这篇推理?嗯,我已经把它归为黑历史并且删除了有关它的一切痕迹,尽管它曾经人气还不错。为什么呢?描述要专业,要专业没错。但问题是你太专业了。你还记得关于曼陀罗果毒性的叙述那段吗?你查了什么资料你还记得吗?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是直接用毒理病理学知识阐述的?你还没有注脚哇你记得吗?真的,你快打住吧。你的作品的受众面,不是一群毒理病理学专业的学生,是普通网民啊!你这样日后失去了很多读者,我可以告诉你。他们说什么呢?他们说,你是个爱卖弄学术的,滥竽充数之徒。你会很难受,我知道的。所以提前告诉你,你及时改掉,就可以避免了。
其三,不要去刻意模仿别人的文风。对,说的就是你,『岛田流』。我不否认模仿的好处,但是,不应该为了模仿,处处透着刻意的痕迹,就好像,生搬硬套强嵌进去的一样。去尝试一下别的文风吧,去尝试一下别的走向吧。别再在『岛田流』和叙述性诡计上下功夫了。这两项,你,不是我夸自己,不是我自大,而是远宁先生的评价——你已经到了模仿极限了。是的,你最喜欢的作者之一,远宁。快收住吧,凡事盛极必衰。你再模仿下去,再后来你就找不到自己了,既写不回原来的高仿版『岛田流』,也没有自己的文风。我就是从那时起诞生的。一步步,摸索着自己的文风,探求着自己的出处。你趁早收了吧,真的。
我讨厌你,真的。
我希望你能为我做出些改变。
或许……或许,你的狂妄自大在我身上也很严重。如果你不改,如果你不改,会有第二封信。直到你改掉为止。
我不知道时间线理论是不是真的。如果你改了,我可能会死。你会去不存在我的时间线,我会消失在你的记忆深处。你不是最喜欢看到死亡无法挽回的悲剧了吗?现在就是个机会。由你亲手造成。
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送达。按照虫洞理论,大概,会变为齑粉呈现在你面前。你会不会知道将来有一个人,一直一直都在讨厌你?
粉末能够送到就够了吧。
愿你安好。

诺基
鬼知道哪年哪月,鬼知道你那边哪年哪月


又及:
某锂什么的太智障了,换了吧换了吧趁早换了吧。
评论
热度 ( 7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