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DRRR/吉青】


An jenem Tag was es ein sehs feusiges Abendsot

※开头一句,不要打我
※能不能get到cp向就看你们自己了,因为,完全,连个对话都没有(doge脸)
※标题德语,中文意思……我才不翻译,骄傲×
※不要问我标题怎么起的我最不会起标题了。
※半架空,原作关联不大,其实说也是时间线的问题。青叶视角。
※看不懂还是怪我的神逻辑。
※我游戏没有好好玩可能把握不好人物性格。
※郑重告诉各位一点,我是个热爱搞事,话唠的话废。
※设定时间大概是青叶刚成立了蓝色平方不久的某次集会,我觉得我这辈子都要逃开原作时间线了。doge脸。应该感谢一下设定经常搬家的某人。如果我记得没错,青叶的国中是在新宿读的……?貌似是。有bug就不管它了,当成架空就好。
※……食我安利啦!!!



远方的天边彤云集结,夕阳西沉,在地平线之上努力散发出最后一点余晖。越靠近日落之处,天空越显得暗沉;反倒是稍稍远离那里的天,映上了五彩的霞光。
黄昏之际,结束了的集会。
张扬到在白天集会并非青叶本来的计划,本来独色帮就够显眼,还在白天身着蓝色聚在一处,等于是向警察叫嚣着『嘿,来抓我们啊』。
但是,别无选择。考虑到各个成员的时间,便只能作此安排了呢。
人群逐渐散去,身边就余下了几名核心成员,青叶揉了揉眉心,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
「人根本就只有一点点嘛,青叶。」
带着猫耳的少年,猫,率先说道。
银也跟着点了点头。
「意料之中嘛。」青叶摊手道,「难道是该以人数论吗?得了吧。」
「诶??」
蓝色平方的成员们面面相觑,并没有听懂青叶话中暗藏之意,眼里流露出的,或是疑惑,或是茫然。
青叶抬眼看着夕阳逐渐没入地平线,天边的彤云逼压,使天空显得阴郁发紫。霞光在他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棕色的眼眸微微眯起,看不出其中的情绪和想法。
青叶不知道,几年以后,他还是被归为难以琢磨的对象——就被身后这群自始至终追随着他的少年们。
「——啊!猫!把东西还给我!」
「不还!」
「你这小子——!」
「唔哇好可怕啊——才怪啊!」
「你们几个!」
「喂!接着!别还!」
回过头来看着打闹着的伙伴们,青叶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了弧度。
蓝色平方,确实是他有归属感的地方。
似是感受到了目光,青叶扭头,看见有人正在看着他们嘻笑打闹。
一名少年。
和他们年纪相仿的少年。
穿着校服,甚至连书包都还没有放下。显然是刚刚放学,路过这个没什么人的羽毛球场地。
是什么人呢?
青叶思索着。
他不能确定是不是别的独色帮的人,但是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安全无害。为什么看着他们呢?中学生打闹着,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们也都还穿着校服,不过书包就没有在身边了。那为什么要像注视着什么稀罕事一样看着他们呢?
青叶警惕起来。
他也看着少年。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少年也移开了目光。一片五彩霞光中,四目相对。
青叶想,对方必定从自己眼里看到了惊讶。嗯,是的,惊讶。因为,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羡慕。
为什么……羡慕?
少年朝他笑了笑,迈开步子,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地方,只留下青叶一人百思不解。
几年后,青叶终于知道,他叫三好吉宗。由于他父亲的缘由,时常辗转于不同的学校,转学已是家常便饭。即使交到了朋友,还来不及相处,便又匆匆离开,从此成了彼此记忆中一个一闪而过的模糊身影。
『……朋友……啊。』
青叶失笑。
嗯,是啊,朋友啊。
他还有那一群损友啊。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4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