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DRRR/兰青】冈崎片段的共价闭合

※咳,解释题目。DNA分子的复制有着半不连续复制的机制,即5'-3'链的核苷酸序列复制是分段不连续的,那些短核苷酸链片段被称为冈崎片段。冈崎片段间以3',5'-磷酸二酯键连接成与母链相配的子链,就叫共价闭合。
※嗯就是很尬地强调血缘。咳。
※做生化时的脑洞。真·脑子有洞。我都想解剖我自己。谨以此献给列表热爱化学的NaCl君,切记,竞赛是坑,埋葬理科生。
※就指望不嫌弃。
※CP?不存在的啦。标题只是为了突出主要人物。时间线13卷后SH1卷前。私设如山。
※是上课摸鱼,虽然不想承认。




——泉井兰。
听到这个名字,黑沼青叶那张娃娃脸上就难以察觉地布上了一层阴霾,嘴角旁的肌肉绷紧,努力维持无害的表情,以避免露出不愿展现于人前的狰狞模样。
那个人……
〖想想都令人作呕呐。〗
「难道说你知道什么吗?」头顶声音骤然响起,将青叶拉回现实,「黑沼君。」
『不,赤林先生,我并不了解。』
「诶,这样啊。」赤林盯着青叶那紧绷的表情看了几秒——啊啊,真是糟透了的逐客令。这副样子明显就是根本不想谈起,就算坚持逼问也不会有什么进展,甚至可能会连累杏里小姑娘。这么想着,粟楠会的武斗派干部摆了摆手,用拄杖扣了几下地面,开口道,「那,大叔我就相信你吧。」末了又想起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黑沼君,还不肯回归日常吗?」
青叶耸了耸肩,不以为意:『我可没有再把学长牵连进来了。』
「啊啊,当然。龙之峰君还在医院静养,想来你也无法去打扰吧?」
『——就是赤林先生的眼线杀气太重,一眼就能看出来,真是令我寒心——明明我保证过还不信我?』
「如果黑沼君值得别人相信的话。」
『也是呢。』
收起委屈的表情,青叶换上一副灿烂笑脸,转身离开,结束了这场并不算愉快的会面,在赤林的目之所及范围内渐行渐远。
「——至少那副极度厌恶的神态不是装出来的嘛,年轻人。」


〖那家伙……〗
脑海中浮现的那副挥之不去的嘴脸令青叶胃中翻腾,只想用刀将那张已经带上了烧伤的面孔划烂,直到无法辨认。
〖所以说……单是想起就够令人作呕了啊!〗
这个世界上黑沼青叶最看不惯的人,除了折原临也之外大概就是泉井兰。可恨的是……
手指抚上脖颈,触碰到了皮肤之下的脉动,青叶咬牙,棕色的眸中杀意闪过。
〖啊啊,最可恨的便是这血缘。〗
血管之中淌着相同的血液,除此之外兄弟二人便无一点相同。截然不同的性格,截然不同的处事方式,甚至于截然不同的面孔。
藏青色的额前碎发遮掩了双眸阴翳暗藏,倘若此刻旁人看来,便是少年面目狰狞——嘴角扭曲勾起,浑身上下戾气萦绕。
——黑沼青叶。


要问黑沼青叶,泉井兰自然也不会回答,一副不耐烦的神情便是予你最大容忍,要他抡起锤子他可不会介意。
当然,这条不适用于面对粟楠会另一武斗派干部青崎。
「……是,我并不清楚。」
毕恭毕敬地回答,兰的内心早已泛起嘀咕,赤林找青叶干什么呢?是针对青崎?还是……
想起之前是自己将枪械交予龙之峰帝人,他便不禁有些心悸——虽说奉命行事,但出面的毕竟是他,并没有任何证据指向青崎——怕只是被针对的迟早是他。
……
不,还有一种可能。
该不是青叶那小子惹事了?仔细想想这种可能还更大,身为大哥的他皱了皱眉,并未说什么。
——这个弟弟,他可从没有看透过。
不,应该说不可能被看透吧?
见人说人话,见鬼也能说鬼话;就算拿好几副面孔来展示给你,你也永远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藏着掖着——按那小子的破理论,合情推理永远不可能完全正确。
啊?你说那是什么?
他才不懂,也不想懂。
『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你给我小心点。』
「是。」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散去,华灯初上,城市被笼罩在一片霓虹之中。藏青色发色的少年行走在闪烁灯光间,黑色风衣的衣摆随着步伐动着,面上并无太多表情,眼底冰冷凝结。
而深蓝色围巾的青年亦亦步亦趋地在街道之间闲逛,墨镜下的眼中情绪暗藏,半边脸上的烧伤略显狰狞,口中的口哨断断续续。
红灯。
少年抬起头,直直迎上了对面青年的目光。四目相对,双方心中升腾起的,是一般情绪。
——
「……大哥。」
『青叶啊?』


END.

后记:
这真是个有毒的脑洞了。也不算CP吧,就是……啊我其实一直在原作我都心疼兰哥。真的我很认真的。啊,为什么?……之后会有分析,咳。但是估计是有生之年,咳。我自己写了啥?……我知道就不是我写的了嘛。标题是来自理科生的恶意。对,让你们回想起被遗传学统治的恐惧。
评论 ( 1 )
热度 ( 8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