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是谁人,第一个发明了可怕的剑?
他是多么野蛮,多么铁打心肠!
从此人世间产生了杀戮和战争,
开通了捷径——直通恐怖的死亡。

——古罗马·提布卢斯《是谁发明了可怕的剑》


「离这里十几公里远,是爱普莱斯。」
老兵埃弗里吸了吸鼻子,喉咙响动之后,啐出一口浓痰,指着前方对我这么说。
我缩着脖子点了点头回应,不愿选择说话这种空耗能量的事情。站岗真是件要命的事儿,昏暗的煤油灯忽明忽灭,我们俩的影子在雪地上晃动。我直直地目视前方,不敢转过头去认真打量埃弗里——他的左脸上有着痂斑遍布的伤口,就着并不明亮的光源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攀在他面上的巨大蜘蛛。
哈出一口气,我搓了搓已经冻僵的手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它已经因为暴露在刺骨冷风中而干燥开裂了。面颊的龟裂情况不会比嘴唇好上多少,只要是没有衣物遮挡的皮肤,便免不了这种结局。
多少有些好奇,我最终还是克制不住去看埃弗里。他的手伸进衣兜,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卷自制的纸烟。颤抖的手指点上了火,他猛地吸了一口,紧接着吐出烟雾——当然,被风吹散了——但是劣质烟草的味道却盘旋不去。
「你的伤……听说是在爱普莱斯留的吗?」我忍不住询问道。
埃弗里点头,又摇头。只是一个劲儿地狠狠吸着烟,火已经灭了也没有察觉。就当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准备扭过头去的刹那,他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响了起来,有气无力,仿佛随时会被这原野之上的厉风吹跑:
「我亲爱的小弗朗西斯,你的防毒面具呢?」
——丢了。
棉衣、棉被,配枪、子弹,行军的装备已经够多,我实在是不知道防毒面具管什么用——至少在我看来,它是个……
「那种累赘……」
「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化学毒气的可怖之处,我亲爱的孩子。」
烟卷叼在齿间,埃弗里含糊地感叹了一句,重新挡住风点上了火。也不管我是不是在听,他咳了几声,又啐出一口痰,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还是个新兵蛋子,」埃弗里说,「1915年,和你差不多大,哦,甚至比你还要小上一些,你登记的年龄是十九吧?我当时只有十七岁。按道理是不能上战场的,我虚报了年龄——这件事情你可别和别人说啊。」
我又缩了缩。
其实……我也是虚报年龄离家出走参军的。国家的尊严在被侵犯,我的学业也没办法正常进行下去——于是便作出了这个选择。这是我第一次离家,而我今年只有十六岁。
像是没有注意到我心虚的表现,埃弗里的故事还在继续,「那天晚上我们待在战壕里——要时刻提防着德国佬来进攻——他们总不按常理出牌。累了就瞌睡一会儿,清醒的就时刻警戒。那天的天气其实还不错——事情发生的时候我甚至还想着为什么要在这里,不如去喝茶……」
「然后呢?」我好奇道。
「气体,我们被德国佬的气体攻击了——它像一只黄绿色的恶魔朝我们扑过来。」
「你也吸入了吗?」
埃弗里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肩膀随之颤抖,似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我急忙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只有……咳咳,只有一点点。风带走了最浓的那部分,我只是吸入了一点点……咳咳……就算只有一点点,我的嗓子也疼得厉害,时不时就会不停地咳嗽,就像现在这样……咳咳咳……」
等到呼吸通畅些,他又接着说了起来。
「毒气几乎把所有的活物都杀死了——草皮变成了秃地,河流里都是翻着白肚的死鱼,鸟也飞走了……我们这些幸存者躲在碉堡里,大气都不敢出。全乱套了,乱成一团,没有吃的,但是谁也没有感觉到饿——只有害怕,和不知所措。」
我吃惊地看着他。
化学毒气……有这么大的威力吗?
「我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只有德国佬的叫声、飞机飞过的轰鸣声,还有子弹和炮弹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声音……我脸上的伤就是逃进碉堡的时候被炮弹炸的。」
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很不舒服。
「他们现在都把毒气装在炮弹里,不爆炸是不会泄漏的。所以,你最好再去找后勤要一个防毒面具——说不定德国佬就对我们用……」
话音未落,我就听到了炮弹在空中急速飞过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们俩对视一眼,赶紧低下了头。不知过了多久,炮弹落在了附近的泥沼里,发出『嘣』的爆炸声。
我的脸都吓白了,双腿像筛糠一样颤抖,想要拔腿就跑,可是脚步就像灌满了铅似的。愣了几秒,我终于回过神来,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化学毒气!化学毒气!!!」
没有防毒面具的我看见埃弗里戴上了面具,看到了其他战士们骂骂咧咧地醒来戴上了面具。
我拔腿就跑,只想把一切抛在身后。


*一战期间,英国和德国投放了将近123025吨化学毒气。这些毒气的主要成分是氯气。德国的化学毒气主要用来对付英法。……哈伯先生,您对于您的氯气和氨气制取方法被用于战争是什么看法?

by诺基
瞎写。不知道是什么。
在做有机推断,我开始对氯元素产生心理阴影了。
氯:mmp。
弗里兹:……我是为了商业而发明的制法被用来打仗,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
热度 ( 5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