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识君,在下诺基。cp苍斐,被其称为『BE狂魔』。此称失真,勿信。自割腿肉,圈地自萌,热圈不混,敝帚自珍。微自大患者,批评随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请关爱扫雪者,以上。

槽一些现象

【槽一些现象】

不管是我在审戏的时候,还是在日常交流的时候,似乎总是能莫名其妙听到「意识流」这个词,它出现的频率,已经太高了——这是个需要警惕的反常现象。
首先必须明确,意识流文学,指的是一个文学流派,他们主张作者退出作品,让人物来演绎,拒绝介绍,拒绝评论——这显然不能用来称呼随便的哪一篇文章,更不能用来称呼戏——它不过就是个文段而已。
目前对于意识流的误解主要有两种。
其一,断章取义,以偏概全,取意识二字,认为意识流就是纯语言或是纯心理的描写。这个主要存在于语c圈。我想说,如果没有一定的语文应用能力和鉴别能力,请卸载你手机里的名朋app。说难听一点,我看不下去。堆词什么的今天我这里就不提了,这所谓「意识流的戏」,就是名朋给带起来的不良风气。少数人懒得或是不会写动描环描,写出来全是心理或者语言的戏,挑个词为自己找借口,意识流就这么中枪了。它看起来很像这么回事,是不是?于是不了解这个文学流派的人便欣然接受还引以为新奇,争相模仿,以至于形成了现在一片的所谓「意识流的戏」——可好笑了。
其二,把看不懂的东西就作为意识流。这个主要存在于文圈。之所以变成这个状况,我觉得一部分文手要负很大责任。随手写些无病呻吟的文字,毫无逻辑线索混乱,连自己都看不懂,然后给自己贴上标签——『哎呀我写的是意识流嘛,你们看不懂很正常呀。』——您可歇歇吧,别笑死我了。我有见过真的在学习模仿意识流文学的文手,那是高我四级,现在在中文系的一个学长,他磨出一篇来不知道有多久,用你们的话来讲那叫有生之年,成果还不如人意,您那几天一篇的速度写得出来?无病呻吟就是无病呻吟,想要热度也不是这么个乱来法,不如踏踏实实写点有料的东西,也比这样尽让别人看不懂强——让别人看不懂很有意思?……个鬼。
我个人可能对这个比较敏感,也有人和我说过不要那么较真。但是这个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我真的怀疑有人的文学课都在干嘛去了。听到这个我真的忍不住,这种事,乔伊斯听了都想打人好不好?至少目前的话,就《追忆似水年华》和《尤利西斯》两本意识流文学的代表作,我都刷了六七遍,可是我的repo还是不敢写——因为我每看一遍都可以看出不同的东西,要是看的是不同的译版那就更多感想了。如果你的文或是戏能给我这种感觉——别说了,你是大佬,这是真的意识流了。
真的希望不要再有人说,『哎呀我写的是意识流呀』这样的话了。如果真的想学习模仿,就拿出真才实学来。「意识流」不是你们逃避的借口,也不是你们做作的挡箭牌。


诺基于2017年5月3日
评论 ( 3 )
热度 ( 81 )

© 某鸢文科一生黑 | Powered by LOFTER